尽琅嬛

藏在老叶身后的杂食糖,睡在西游里的圣我党

脊梁骨

“我多愿你,有讲不出故事的平生”。

一篇画风奇特的all叶文

 

叶修还不叫叶秋的时候,曾有人陪他渡过饿肚子的时光,老旧的电风扇吱吱扭扭转过整个漫长的夏天;饭被分成三份,那个人偷偷摸摸在另外两份上磊上两块却被眼尖的他和沐橙发现;电脑前有融化的汁水,那个家伙说空调怎么比的上一口吞下的雪糕冻得人汗毛都结成冰棱。

在叶修开始叫叶秋的时候,那个人死了。

如今再回忆起来,大概是佐烟的好材料,宛若黄连剜进心口,想张口委屈地说声好苦,却未曾想连全身已经筋脉凝结,连血液支离破碎,伶伶仃仃地剩下一个孤魂。

耳边全是嗡鸣,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带着个小女孩跟着往急救室跑,眼中只剩下了亮着的红色。

从来叛经离道,天不怕地不怕的叶修在那一刻明白怕。

那是比悲痛更深的感受——怕。

他是十五岁学会抽烟的,黄少天还是个楞头小子的时候被他那一手娴熟的烟技亮瞎了眼,非要嚷嚷着自己也要学,被他不轻不重地弹了个爆栗。

“浑身奶味的,你还抽烟?”他笑。

奶味的某人不乐意了,“喂喂喂我不是看你抽的香吗!”

叶修笑,乌黑的瞳孔里倒映出点点烟头的光亮。

那个人去世的那一秒,他点着了烟,终于体会到什么才是香烟的味道。

从那之后,所有的情绪都成了长长的烟穗,手落,灰尽,一根烟就此吸完。

 

再后来,他开创王朝,三连胜之时风光无限,直到战队内部草蛇灰线,他交出账号卡走入风雪,身畔也无人相陪。

后来他们都怨他恨他,怜他爱他,气急败坏,忍而不发地,话里话外说他不地道,自己不拿自己当回事,可不是非得需要人替他自己珍惜他吗!

可他是真的不知道,路途走了这么远,几时见他低过头,天塌下来都自己扛习惯了,难不成像个小姑娘一样找人肩膀去抹鼻涕眼泪吗?

“对啊,”黄姓剑客从不放弃任何机会,“老叶来我怀里让我抱抱你bei~”,话刚说完便被真诚的大眼睛推到一边去,至此一场家庭大战开端。

叶修无奈笑,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所以,之后的种种污蔑也好,泼脏水也好,算得了什么。

老叶连半根烟都不屑用。

 

最后,他回来,成为一代无法超越的传奇,蓦然回首,竟然发现翻越千山万水,一直有人守候。

Emmmm还不止一个人。

 

叶修以前常自嘲地想,自己活成了脊梁骨,全靠心中那点子热血撑着,死倔死倔地伫立于命运的风口。

像个不会倒的瘦竹竿。

后来他们来,给他填上血肉,说我们在。

我们在,我们一直都在。

 

 

 

 


基本上已经确定了保研,因为家里事情很多,所以就走了本校本院本专业
其实挺怂的
最终还是有学上,后面是拿多少奖学金的问题
那,跟大家说一下
我回来了

跟大家解释一下我断了很长时间更的原因吧

我爸爸脑出血,目前左侧偏瘫

所以基本上驻扎在医院

看天都是灰色的

送给喜欢我的小朋友们一句话

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珍惜现在所有的

或者当你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的时候

想想我

我今年还有法考加考研

学习压力早就超过了高考

从小家里人真的是当公主一样宠爱

连饭都不会做,煮个速冻食品都做不好

唯一能干的除了读书之外,就是泡碗方便面

现在硬生生地成了连下家里水道水龙头都能修的女汉子

没有吃不了的苦

也没有谁知道我骑着车子往医院送饭的时候抹去的眼泪

胳膊上有因为修东西划得一道一道的血印子

眼泪用胳膊一抹就辣得生疼

我说这些

不是想让你们被我的负能量感染

而是想让一直拼搏的你们知道

所有的苦难都会过去

就像我一样会在间隙翻书听课

坐在医院的台阶上补习

不难

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难

“所有的事情到最后都是最好的,如果还没到最好,那就说明——————”

“还没到最后。”

希望九月,当我爸爸身体好了

你们还在。




麦伢maiya:

一庭一院
一花一木
一猫一狗
一儿一女
一生一世
据说转发端午节会阖家团圆 

叶修,生日快乐!!!

我在这里

一个陌生叶粉的来信

叶修:

你好呀。

你看,马上就到你生日了,我却盘腿在床上放空了自己的脑袋,仿佛束缚住了手脚,不能继续为你写你的故事。

所幸,还有那么多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更爱你的她们。

老叶,你一定是不认识我的。

可是心事往往要说给不认识自己的爱人才是有意义的,反之随便拉个熟人说出去,就好像回音砸到墙面上,又被冷冰冰地刺在心口上。

老叶,你可别嫌我矫情,我叫你爱人一定是有依据的。

因为我爱你啊。

最近无法回到你的世界里,是因为我的时间线里出了场大事,大到我差点就体验到了最爱的亲人不在了是什么滋味。

幸好,是差点儿。

我忽然就能理解你当然的心痛,理解你之后淡然洒脱,却又情深义重,理解你清风霁月,却又融于世情。

因为和生死离别比起来,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哀自怜自矜自卑,总逃不过为赋新词而强说的愁。

真的很抱歉,你过生日,我又提起那件很难过的事了。

但是,谢谢你。

因为我晚上害怕地抱紧抱枕缩成一团的时候,连呼吸都要屏住,不想让自己的哭泣吵醒室友,我念的,是你的名字。

叶修,叶修。

我的叶修。

就像是我认识你的那一晚,b萌的结果在那一刻公布,我很好奇,那些人为什么要选你,为什么要那么开心。

然后我就点开了如我西沉,一个晚上不停的循环,竟然激动地睡不着觉,口中喃喃念着的也是

叶修,叶修。

you are my sunshine

你不知道因为你,我抗过了多少的艰难。

你说以为靠努力就能成功这种想法很幼稚,你说很感谢你的粉丝但比赛不是为了他们。

就因为这句话,我对你死心塌地。

哪些人要为了粉丝而活呢,是那些他所谓的光荣甚至于他的一切都得从粉丝中来,没有粉丝他就寸步难行,没有粉丝他就从所谓的神坛落入本来他就应该在的尘埃里的人。

而你不是。

你就是神啊。

你站在那里,甚至不用向我伸出你的手,我就能从你那里获得力量。

为梦想拼搏的人都是闪亮的个体。

他们站在那里,即使不发一眼,不动一豪,就能给看到他们的人光芒。

而惊鸿一瞥之后,便是死心塌地。

忽然语塞。

你那么好,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写的完。

I will still love you

when  you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这么俗气的表白,你接受吧

虽然是我那不老而永生的神明。

希望我以后能很好很好,好到很叶修。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晚上给妈妈电话感觉妈妈说话支支吾吾的,说我暂时别给爸爸打电话,我试着给爸爸拨了拨好几次没打通,现在整个人紧张的不得了睡不着觉……
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儿我真的好慌……